咕 哒 脾

🍬

一语执迷:

《爱情故事(中)》

>>编辑安迷修×写手雷狮,年上

>>只是让人降智的笨蛋情侣爱情故事

>>缓慢周更,谢谢观看

>>图 @咕 å“’ è„¾ 



3

衬衫苍白的衣角被大力关门时带起的空气流动猛然掀起,又缓缓沉下,像一只飘忽的蝴蝶附回原位。清新的空气涌入胸腔,大脑热度消退,安迷修的理智也逐渐归位。

「啊!我都答应了什么。」

反应过来的安迷修懊恼地蹲下身,困惑自己为什么又被雷狮绕了进去。

自我评价的时候,安迷修倾向于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冲动的人,相反他很有自制力,与他共事过的人也总是称赞他超越同龄人的温和稳重。但是雷狮总是可以轻易地撩拨他的情绪。虽然他自己也有意识到这一点,然而在下一次和雷狮对话的时候,同样的剧情还是重复上演,自己的情绪还是被对方牵动着。

安迷修把原因归因于雷狮对自己的过分了解。敌人是最了解自己的人,由此推论,每天全身心投入电脑游戏还要腾出时间和自己作对的雷狮应当是比安迷修本人还要更懂安迷修。


然而

妈妈说过,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自己给自己挖的坑就要自己填上。

哪怕是和雷狮学着谈恋爱这件事。

然而终究还是有自己的私欲的。


如果结局一定是失望,是不是当初没有看到希望会更好。


早上的铃声按时响起,安迷修在床沿摸了好几圈才找到手机。迷迷糊糊地按掉闹铃,顺手扯来一个麻布枕头垫在脑后,直到让脊椎找到一个舒适的高度,才开始一个字一个字地给雷狮发短信。

「昨天晚上睡得好吗?」

不要说雷狮,光是自己打这些字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删掉。

「在吗?」

……

应该不会有这么冷淡的恋人吧。

「醒了吗?」

嗯……大概可以,继续编辑。

「今天一起出去玩吗?一会去接你。」

总感觉语气还是有点僵硬。

不对,还是有哪里不对。像一块卡在喉咙里的枣核,不上不下。

……其他情侣这个时候会说什么?「爱你,么么哒❤」吗?说了肯定会被杀吧,一定会的吧。

这个问题可以百度出来吗?这么关乎人生未来幸福和生死存亡的关键问题老师为什么从来没有讲过呢?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只是一个可怜弱小又无助、被雷狮赶鸭子上架的童贞罢了。

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又反复读两遍短信之后,安迷修小心翼翼地在结尾加了一个表情,然后一咬牙,硬着头皮发了出去。

希望老板能看在自己这么努力的份上,既加班又陪笑,这个月上班迟到的两次就一笔勾销了吧。

他没等雷狮回复就快速地把短信页面切到前置摄像头,对着早晨透进玻璃的光线检查自己的皮肤状况。


Ok,眉毛利落,眼睛明亮,皮肤光滑,眉宇间洋溢着帅气,除了一个小瑕疵——左边眉尾处冒了一个不显眼的泛红痘痘外,今天的自己也依旧是一个池面。

撇去内在的性格和道德品质不说,安迷修对自己的外貌还是有自信的。然而,记忆中上一次约女孩出来,已经是高中时候的事情了,连对方的脸都在记忆里变得模模糊糊。

——而且失败了。

一个两个都是这样。一开始还和自己言谈甚欢,主动来搭讪的也不少,但在想要更进一步发展之前,甚至在交谈几句之后,女生们就变了态度,不约而同地发来好人卡。

虽然不是没有爱情的滋润就活不下去的类型,但是总归多多少少有点在意这一点,毕竟谁都不想被小姐姐们讨厌。

尤其是连被嫌弃的理由都找不到的情况下。

「为什么会不受女生欢迎啊!」

「在下还没有丑到女生看不下去的地步吧!」

「爱情还没开始就结束,真的好不甘心!」

「再这样下去真的要对爱情绝望了!」

同办公室的凯莉费力地从肥皂剧里分出一点精力给趴在办公桌上碎碎念不止的安迷修答难解惑。

「不是因为外表问题,因为你的设定就是残念帅哥。」

「那是什么?」

「就是那种,欸,明明是个帅哥没错,但是……有点遗憾的感觉。」

「哈?」


所以处男和处男谈恋爱这个设定真的太奇怪了。

或者往好的方面想一想,起码这一次已经有了从所未有的突破了,恋爱进度条推到了约会。安迷修仿佛看到了游戏面板上弹出的提示框——解锁成就「约会」。

然而这款gal game当务之急是增加一个「存档」的功能,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因各种理由激怒雷狮遭遇不测后,还可以一键复活。

一边漫无边际地想着,一边慢慢地接近了雷狮家的巷口,看到那个熟悉的早点铺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后知后觉地开始觉得「今天要和雷狮开始约会了」这件事情变得有了实体感,切切实实地摆在自己的面前,近得几乎贴在鼻尖上。

安迷修被突如其来的恐惧感摄住了心神,连指尖的神经都被接管过去,差点控制不住自行车的握把。车头一歪,自行车直直的冲向路边,被安迷修急忙按住,在前胎几乎已经蹭到台阶的时候一个猛甩头,反而把旁边早点铺的老板吓了一跳。

「小安,当心点欸,别走神了!」

「没事没事,谢谢啊大叔。」

安迷修打了个哈哈,干脆从自行车上跳下来,慢慢地推着走。

街道两旁的树木抓紧春天的尾巴,肆意又旺盛地生长着。车轮依次滚过繁茂树叶在地面上造就的斑驳光影,风梦游一般拐过街角转了个弯。

手心里握着沉甸甸的自行车把手。

庄严肃穆,还有一点仪式感。


「喂!安迷修!」

雷狮的声音远远地飘过来,几乎在安迷修踏进巷子的同一秒传进他的耳朵。

他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见雷狮松松垮垮地穿着薄薄的草绿色外套,露出大半个肩膀的T恤布料。他站在花坛的高处向安迷修招手,然后轻盈地踮着脚跳下来,落在被阳光烤得过分干燥的水泥路面上。

「安迷修!」他更大声地喊了一遍,身影逆着早晨的阳光,右手高高地扬在空中,又向安迷修挥了两下。

姜黄色的短靴踏在地面上,一步一步走了过来。他走路的习惯总是让安迷修不住地联想到某类猫科动物。或许是名字里就有狮的原因,他恶作剧成功后笑起来像狮子,得意的眼神像,嚣张的嘴角像,生气的时候像,就连头上支棱的头发和尖尖的牙齿都像。

可是有的时候安迷修又认真地思考他是不是更像猫一点,躺在沙发上不做声地玩手机的时候像,缩在椅子上撑着下巴构思情节的时候像,被安迷修一日三次定点投喂食粮后露出的心满意足的表情也像。

「凯莉小姐,在下有个小问题想请教一下。你说……家里是养狮子比较好还是养猫呢?」直到已经回到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校稿的时候,安迷修还在想这个问题。

凯莉理文件的手一顿,「自从你从Ray那边催完稿回来就一直不太对劲。其实你要是觉得做不了不要强求,毕竟那是Ray,你和主编说一说还是可以换的,他之前不是也换了好几个编辑……」

「我倒是觉得如果可以,养狮子也不错。」安迷修置若罔闻,还保持着同一个姿势盯着电脑,双手停在键盘上眼神梦幻地说。

注意到这一点的凯莉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我看你是已经被折磨得神志不清了。」,她在心里说。


没有人发现安迷修的小心思,就连全编辑部最大的八卦集散中心——凯莉都没有注意到她邻座同事现在内心的情感旋涡。

因为大多数人觉得、事实上也的确是,雷狮和自己原本的取向相差过大,就连安迷修自己当初都没有想到后来会栽在这里。爱情的开始总是无缘无故,难以说清为何会被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的人吸引。

可能老好人心里住着一个叛逆期少年,而反派也偶尔想当当乖孩子。

现在雷狮就踏着一双完全不符合安迷修风格的短靴,上面铆钉的装饰物随着他的一举一动叮当作响,合上了安迷修心跳的节拍。

安迷修想说点什么,又不得不分出一点精力去控制克制不住咧开的嘴角。

为什么一直像个笨蛋一样在傻笑啊?有什么好笑的!都已经不是中学男生了。面部肌肉好像已经不受控制了,脸上的温度也在不受控制地上升。

「停一下停一下。路人都要注意到这边有个推着自行车站着傻笑的傻子了。」安迷修在内心祈祷道。

「你为什么一直像个笨蛋一样在傻笑?」直到雷狮在安迷修面前站定,安迷修才发现他左耳上那个不良少年式的银色耳钉已经换了……换成了一个更加不良的紫色水晶晶簇挂在耳骨上,虽然和他眼睛的颜色很相配。

安迷修决心避开这个话题。

「你的……那个耳钉换了吗?」

因为双手都握在自行车手把上,他只好抬起下巴示意一下。

「啊,这个吗?」雷狮不在意地偏了偏头,阳光倏忽地在耳钉上一闪而过,「约会就是要好好打扮一下啊。」


脸又开始发烫了。


安迷修的这次心动持续了不到三分钟。

「你能不能骑快一点?」

还没出巷子,坐在自行车后座的雷狮在后排先是不安分地动了两下——安迷修明显觉得控制平稳都变成了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腰间突然传来一阵细微却不容忽视的疼痛——「疼疼疼!!掐到我的皮了!」,背后的衬衫布料旋即被人扯住,轻轻地晃了两下。然后,雷狮清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以为我后座上是什么,泰迪熊吗?是个一米八的男人好吧,虽然你看起来不胖但真的很沉……」

雷狮马上出声打断安迷修,「那我来骑。」

「我不。」

「这又不是自行车竞速比赛。两个人一起慢悠悠地骑自行车绝对是恋爱的真谛。」

安迷修灵巧地拐了一个弯,偏头观察后方车辆的时候还顺便瞄了两眼侧着身子坐在后座的雷狮。雷狮本来还在一边揪着安迷修的衣服,一边百无聊赖地盯着马路,注意到安迷修的眼神,立刻嚣张地顺着视线盯了回去。

雷狮眼神坦荡,安迷修却心里有鬼,像被烫到一样避开了视线。


「不懂。」

「那你用心学。」

「你也没有谈过恋爱,我怀疑你说话的可信度。」

「……你下去吧。」

「你说的。」

「就是我说的,怎么了?」

「没怎么的,你记住就行了。」

话音刚落,后座突然一轻,安迷修一边急急地把车刹在路边,一边回头想看看发生了什么。就看见雷狮站在路边,笑着叉腰看着他。

看到他笑,安迷修刚刚编排好的训斥到了嘴边也只无奈地吞了回去,好气又好笑。

自己心动的对象,当然只能心甘情愿忍受他的脾气。

何况他在阳光底下笑得还那么好看。


「你还是回来吧。」

「是你刚刚让我下来的。」


「你觉不觉得你特幼稚?」

「我觉得你这样打嘴炮更幼稚。」


「雷狮你OOC了。」

「你也是。」


最后理所当然的,以安迷修勉强同意换雷狮来骑车作为交换条件让雷狮重新上车。

「我不是向恶势力屈服,也不是迁就雷狮,我只是不想让他站在路边大吵大闹影响到其他人。牺牲自己幸福他人,这是我的骑士道。」安迷修给自己开脱。

他刚在后座坐稳,看着雷狮干劲满满的背影,心里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你别横冲直撞啊!也别故意想把我甩下去!」

「你好吵!」

雷狮用力地一蹬踏板,安迷修因着惯性狠狠地向后倾去,好在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没有被掀下车去。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小破自行车可以有媲美电瓶车的速度。

「要是不放心,就抱紧我吧,安迷修。」

雷狮大声地说,说的每个字在呼啸而来的风声里都那么清晰,然后干脆利落地甩在身后。


抱就抱。

然后安迷修伸手,把雷狮、连着他的外套一起,从身后紧紧地抱住。


-TBC-

评论
热度(622)

咕 哒 脾

© å’• 哒 脾 | Powered by LOFTER